三不书屋,一个用诗装修的房子

​真正的知足,在奋斗的路上;真正的隐逸,在纷杂的闹市。有的人穷得只剩下钱了;有的人富得满屋子都是诗——

三不书屋,一个用诗装修的房子

文 / 刘耕  2015.06

刘耕自号——田间歌者。

什么是“田间歌者”?

耕,治田也。

诗品曰:“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田间,耕者自谓也。志不求易,事不避难,知劳苦而不畏惧,歌而为之,耕者自律也。是说,人本来就是劳动的存在物,劳动也理应是最开心的事,因为天上掉不了馅饼,天上只能掉鸟屎。享受奋斗,享受磨难,这是耕者的精神。

心如止水,繁杂也当宁静;坐有琴书,闹市亦是山林。

年过而立,肩担日多,如今的田间歌者早已不是当年的乡梓秀才。曾经“竹窗下枕书高卧”的惬意,如今只能在陋室的布置当中,点点滴滴,慢慢拾零。



耕者陋室,名为——三不书屋。

所谓“三不”,不可救药、不务正业和不可思议。

不可救药,是说工作要给学习和休息让步,坚决不加班的价值观;不务正业,是说爱好颇多,并和主业相辅相成的学习观;不可思议,是说努力做事,必须让结果难以置信的进取观。

有书随处净土,闭门即是深山。这是一个落魄文人寒窗苦读的陋室,一个城市耕者修身养性之蜗居。





清人朱柏庐的《朱子治家格言》就有一句很有名的话:“ 勿营华屋,勿谋良田。”教导我们重修为而轻富贵。刘耕神会此意,作诗二首:

三不书屋
刘耕

其一
苦营华室成奴婢,
春燕衔泥足可师。
三不屋中寻贵物,
一窗一月一书痴。

其二
小屋清简可藏身,
有画有诗不算贫。
墙上白花三两朵,
正如五月漫山春。


三不书屋,一个用诗设计的房子。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花应满径。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丹青不觉老将至,富贵与我如浮云。





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





两三竿竹见君子,十万卷书思古人。



竹影横窗知月上,花香入户觉春来。



山径摘花春酿酒,竹窗留月夜品茶。





尽日所思唯有道,常年可乐莫如书。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剩喜今朝寂无事,焚香闲看玉溪诗。



石室焚香坐,悬知不为名。



读书不觉春已深,一寸光阴一寸金。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扫地焚香无俗韵,清风明月有禅心。



宁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刘耕,别号:田间歌者。

风吹稻花两岸香……目前,我隐居在东北松花江上的某个小镇,有时候打鱼、有时候读书,有时候写诗、还有时候画画练字儿……有时,也卖弄脑筋,干点帮助企业提升品牌竞争力的活儿,并以此发挥“闲”热,聊以糊口。这辈子,就打算这样慢慢地混日子了……



[本日志由 刘耕 于 2019-04-26 09:29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刘耕设计室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